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莉艳的博客

珍爱生命 热爱生活

 
 
 

日志

 
 

【转载】随 记  

2014-08-31 11:29:10|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家住沂河《随 记》
 

                                                      随记

                                      莒南第一实验小学   王莉艳    2010年11月15日

在市年会上,听李玉华老师在梳理前几年理事会的工作——青年教师骨干提高班、青年教师论坛、青年教师读书会、蓓蕾读书工程,边听边在心里数算着,几乎每一项专题自己都或多或少的学习过、参与过,很荣幸自己有这么多学习机会,心里满是感激。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很荣幸的在2001年于费县召开的市九届年会和2008年于莒南召开的市十二届年会上分别执教观摩课《可爱的草塘》和《我的伯父鲁迅先生》。虽然执教时“当局者迷”,但事后也的确感受到了自己的提高。现在,自己又当选为市十三届年会理事,唯有感激了。应该是好几年前了,上次的策略研讨会在沂水召开,第一次聆听了孙艳侠、李玉华、牟胜林、张西富等几位老师对低中高年级阅读、口语交际等教学策略的详细解读,回来认真学习,并按照策略模式编写了一份低年级教案《专心致志》,被选入市策略汇编《本色课堂》,再一次受到了鼓励。

又有幸成为市小学语文青年骨干教师提高班的一位学员,每一次的学习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杭州“千课万人”之旅领略了全国语文名师的风采,旅途中的欢声笑语至今还在耳旁,“陈姥爷”的故事也随之深入人心。在班长的“家里”,李官小学的磨课经历还记忆犹新,不用创设情境便能理解“废寝忘食”的意思了,那么冷的天,那么长的时间,一群人聚集在陈老师的周围,讲啊,谈啊,哪想什么名啊,利啊,有的只是心中的那份理想,那份向往,还有晚上那热乎乎的“鸡肉面疙瘩汤”。本次年会,我校一起听课的青年老师问我,怎么开会的老师里面有那么多认识的人?我告诉她,她们都是我的同学——骨干提高班的同学。是的,光是这些同学已让我收获颇多。孙艳侠、冯浩的引领,王瑞芳、田娜的积极,崔艳梅、杜玉花的谦虚,马向明、高新美的真诚,陈士晓、苏媚娟的坦率,陈彦凌、徐启芝的认真,还有年轻优秀的李维茂、武正美等等,从她们身上汲取力量,已足矣。

在罗庄召开的“首届青年教师论坛”着实让我感到了震撼,那么多青春逼人的老师让人看到了激情,看到了活力。刘立平名师工作室开了我市的先河,看着刘立平老师在台上侃侃而谈,准确、专业的词汇信口拈来,真的很敬佩。还是在九届年会上,和刘立平共同执教观摩课,她执教的《三棵银杏树》中最后那幅画面随着老师的朗读还定格在眼前。本次年会上的《赠汪伦》又让我们看到了更加从容、深刻的刘老师,已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课堂上干干净净。

“与名师为伴,与经典同行”的青年教师读书会迄今为止已有三届,我曾参加过前两届。在读书会的引领下,大家心中那份理想已被熊熊点燃。自我反思,自己做的不够,因为认识不够。想到自己竟然还在第一届临沭读书会上做典型介绍,真是汗颜。无论是于永正、袁瑢等老教师,还是窦桂梅、王崧舟等中生代名师,感觉他们离我们太远,他们的做法我们学不来,也就不学了。所以,每每开会,听到骨干班的同学们引经据典的发言时,看到同学们旁征博引的文章时,我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惊诧,然后感慨自己学得太少。现在,我能做到的是和五年级的学生一起积累好词佳句,背诵课外古诗,似觉上课说话也顺畅了些。忽然想起什么时候和陈老师随便聊起函授学习地事,我夸耀自己一点儿没学抄袭过关,自鸣得意,还“嘲笑”陈老师函授学习的卖力,真是“愚者”也。现在才知谁是真正的愚者。

话题回到本次年会,开会前大体知道了会议安排,很是期待。因为整天在办公室和对桌聊起我们的语文教学阅读教学研究的很深刻,可惜从全国来说,作文、口语交际等方面的教学还是个“盲点”。尤其对于整天上课不出去学习的老师来说更是个空白。为什么不能像研究阅读教学一样深入地研究一下这些方面呢?很高兴参与了本次年会的全过程,很吃惊陈老师带领的备课团队碰触“盲点”的勇气,从每节课上,都能看到备课团队背后的影子和付出的努力,大家坐享其成,不胜感激。会议归来,很激动的向刘立平老师、临沭的徐慧燕老师要来了教案和课件,和另一位听课的老师回校上还原课。两位老师“慷慨解囊”,把自己的成果发给我们分享。课结束后,真是“学其形而无其神”,没有磨课的过程,自然就少了些内在的东西。

感慨之余,坐在那儿,思绪有点扯远,捋一捋吧。还是刚毕业那会儿,参加县里语文讲课比赛,课题是《一个粗瓷大碗》,指导老师告诉我说第一课时只进行初读,读读课文,认认生字,分分段落,概括出每段小标题即可。真是太简单了,理解课文多麻烦,因为麻烦,谁都不去触及,只讲最简单的,好多年都是如此。到2001年执教九届年会观摩课《可爱的草塘》时,讲解的内容多了些,因为不知道怎样一层层的深入理解,只知道一遍遍的多读,空洞,没有铺垫。后来,慢慢的,听的多了,学的多了,阅读教学也慢慢深入人心了。

2004年,在沂南县进行的市语文优质课比赛上,我有幸在低年级组里担任教师评委,二十几节课都很好,不过大家都是一个模式,也就是本次年会上陈老师说的“识字阅读两张皮”的现象。又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看到了第七届全国阅读教学比赛江苏省许嫣娜老师执教的《小动物过冬》,才知道什么叫“融为一体,不落痕迹”。这次年会上河东实小的修建老师也让我们体会到识字阅读慢慢融合的味道。

口语交际课听得不多,在网上看过于永正老师的口语交际课堂,觉得那是高山仰止,不可能近在眼前。2008年学校老师参加市里的非阅读类教学选拔,研究了一节《他该怎么办》。环节倒是清晰,手段也尽量花哨,可上起课来有点难以调控。平日里满口是话的小孩子到了课堂上竟然不怎么会说话了,尽管要求是那样清晰,鼓励是那样到位,就是效果不尽人意。看来也还是个不大不小的难点。

其实,最令人头痛的、最应该马上改善的是作文教学。这才是真正的盲点。一个班里能数得着的,作文写得还行的顶多是十来个。这还不要紧,要紧的是大家因为不会教而自我推脱 “作文不用教,学生自然会写”。现在的问题是班里的主干——中间层次的同学作文扑不着路,差的就更不用说了。不讲怎么可以?讲又不会讲,的确有时讲了效果也不是很好,可能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吧。记得1997年,我在临沂市首届作文教学研讨会上执教观摩课《一件小物件》,要求倒是清楚,抓住小物件的形状、颜色、作用等特点写得具体明白。一遍遍的强调,学生写出来的也就那么几句。98年,又在市里巡回送课时执教了一节作文课。真的是没感觉,仍然是糊里糊涂的。然后就一直没有听过真正的作文课堂教学,直到2008年市十二届年会王艳艳老师执教了《感动》,感觉作文教学在慢慢走向深入。网上的全国第八届教学录像课比赛观看了几节,他们的磨课经历倒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总感觉没有多大的突破。

这也许是个契机,相信只要敢去挑战,其他课型也一定会像阅读教学一样深入人心。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舞台有多大,成绩就有多大。谢谢陈老师搭建了“大而多”的舞台,让许多老师在舞台上尽情的绽放。愿我们在陈老师的带领下,尽快缩短时间,让语文各个课型的课堂教学百花齐放,异彩纷呈。

有时会以为陈老师因多了很多事务性的工作,会慢慢淡化教学研究上的事情。现在知道,一件事情在心里扎了“根”,便一定会冲破重重阻力顽强的生长。借用郑板桥的《竹石》一诗不知是否合适,送给陈老师:

            咬 定“语文”不放 松,立 根 原在“迷茫”中。

            千 磨 万 击 还 坚 劲,任 尔 东 西 南 北 风。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